梦翔封印

    故事的起源是这样的。

    我因为压力过大,寻求一个释放压力的办法,其中有一部分压力来自于“因为我身为男性”这一点上。为什么我受到了如此之多的强加于我的不合理的责任?仅仅因为我生理上是男性,我就应该负起一个社会上的“男性”的责任?

    所以我拒绝理发作为一种象征直到现在。说实话,自己卸除了这一部分压力之后,过得是相对于那之前更为轻松的,也想通了很多事情,包括使用各种“动作片”确认自己的双性性向并向家里人阐明。

    直到近日了。

    我隐约的感觉,我的内心可以平稳的接受男性而不因其是生理上是男性产生过多的联想,抗拒。反之,对于女性总是发乎情而止乎礼的,说着平等的接受而内心抗拒的。这种倾向在一次群聊当中被我清楚明白的发现了。在群聊之后,本能地整理我的言行的时候,我发现:我日常的生活中的各种表现——虽然被我所隐藏但是我自己可以清楚的知道的那些,表现得十分之倾心于同性;与之相对的,对于异性则总是使用有色眼镜进行各种的批判,或者是过度的保持距离从而让自己心安理得的回避。

    我又深层的思考,男性和女性意味着什么。我的直觉告诉我男性可以视为普通的伴侣,而女性除了这一层关系之外,还附带了各种责任,我应当如何如何,如何如何。

    那么,我可以得出结论,是我仍然没有放下这种所谓的,身为男性的责任,而只是逃避了,隐藏忽视了它,从而在今天暴露出来,让我惊觉我仍未走出两年前吗?

为我唯一的读者所做的记事

    我很喜欢打麻将

    以所谓大人的角度 我的年龄还不甚适合于此 我给别人说的原因是 在打麻将的过程中的计算 勾心斗角 以及算尽之后的下一张依然和shi一样令我喜爱

    非要说是没错的 计算 推理之后做出的最优选择 即使后面被打脸 在当时依然是最佳的 四暗刻已经听牌 我不可能因为后两手连续摸我打掉的单张而后悔 

    今天出去打麻将 各种科学放炮 勉勉强强没有输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一本书里面的内容 大概是有人打麻将的时候摸了烂牌骂街

    我也摸烂牌了 但是我还是开心

    我已经做出了最优的选择 输了也不是因为我 不是平时的归内因 或者被归内因 这是我不能决定的外因 我又如何会因此而不快呢?习惯了失败归内因 成功归外因之后 把失败归于外因 真是太棒了!

    如果我以后打麻将不是为了娱乐呢?会不会又和现在做事一样?管那么多作甚 我只需要在现在 再打开一局麻将